故事

一劇兩星新元年焦慮中變招

2019-05-02 05:55: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自今年1月1日起,“一劇兩星”已經實施了5個多月,告別了過去已經熟悉了的模式,整個電視行業進入了一個新的紀元。2015年也注定成為電視史上又一個值得被銘記的電視元年。在如此大的變革之下,電視人如何應對,成效如何,正待檢驗。

2014年4月16日,广电总局宣布“一剧两星”政策的次日,社交媒体上一项名为“你是不是支持一剧两星”的调查,有超七成的友选择了支持,该调查之下被友人肉置顶的评论是这样写的:广电总局终于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所谓“一剧两星”是指一部电视剧多只能同时在两家上星频道播出,而随着这个政策的实施,推行了10年的"4+X"政策将退出电视剧舞台。

相比较于友与观众一面倒的叫好之声,电视剧业内人士们则集体陷入了焦虑与恐慌中:一线卫视怕购剧成本增加,二线卫视担心再也买不到好剧;影视公司怕剧卖不出去,演员们担心行情下跌。

那么事情真的像他们所担心的那样吗?自今年1月1日起,“一剧两星”已经实施了5个多月,告别了过去已经熟悉了的模式,整个电视行业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2015年也注定成为电视史上又一个值得被铭记的电视元年。在如此大的变革之下,电视人如何应对,成效如何,正待检验。

“一剧两星”若是一场春天的雷暴,中国电视人不会被轻轻放过。

Part1 业界焦虑:库存卖不出好剧买不起 只能观望观望再观望

电视台焦虑购剧:花大钱押错宝 收视率和收入都受挫

“犹如后背被泼了一盆冰水。”回忆起收到“一剧两星”消息时的情景,某沿海卫视的购剧人员小王至今还心有余悸。不止他,部门所有人的心都跟着凉了,他们的反应都是“以后电视剧还怎么买?”

接下来的几个月,小王原本惬意的生活陷入了无休止的会议中,几乎所有会议都围绕一个议题“一剧两星”。提起那段“昏暗”的日子,小王叹了口气,“都有些神经衰弱了,以前能买大剧的钱,现在连中等剧都买不起了,能不急吗!”其实,小王还有另外一个担心,“一剧四星”时,购剧是件相对简单的事情,看看剧情、看看演员阵容,看看样片,再看看制作公司等,基本上一部剧就敲定了,乃至剧还没拍,购剧合同就已经签了,即便某部剧押宝没押对,至少还有其他三个兄弟台一起承担风险,损失也不会太多。

但“一剧两星”后可不行了,选错一部剧就等于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要用以前独播剧的价格买首轮剧了,压力能不大吗,一旦没押对宝,钱没少花,结果还会影响卫视排名。”小王的焦虑也正是所有卫视都要面临的一个窘境。

影视公司焦虑卖剧:电视台在观望 控制成本成双刃剑

因而,为了“生存”电视台都把压力转嫁到了影视公司身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剧两星”政策,《我的儿子是奇葩》制片人王维江道出了制片人的错愕。

“电视台都处于观望态度,他们都观望了,我们怎么还敢拍!”一位制片人愤愤地说道。他透露,“一剧两星”颁布后,自己一直在到处奔走,和电视台、其他制片人、业内人士讨论应对策略以及今后走向,从演员片酬会不会降,到到底该不该降低成本,再到单集投资的天花板,就连2015年会流行什么剧都讨论过了,但的结论只有两个字“观望”。

政策颁布后,他心里也一直在盘算,怎么把剧做到物美价廉,但算来算去,越算越沮丧,“成本肯定得降吧,但演员片酬降不下来肯定不行啊,出来的剧只能是粗制滥造,用小演员又卖不到一线卫视,你说尴尬不尴尬吧。”

本以为6月的上海电视节上能看到甚么端倪,但除一个接一个的饭局和噌噌上涨的体重,几乎没有任何收获,“宣传册跟小广告似的往外发,但剧卖不出去啊。”该制片人直言,所有人都是一边“观望”,一边想赶在“一剧两星”前把手里的剧卖出去。

幸运如《离婚律师》,吴秀波+姚晨的超一线组合,每集300万的投资,赶在了“一剧两星”前顺利播出。对业内人士来说,2015年再拍这样的剧,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以后谁还拍的起!‘一剧两星’之后,单集投资多200万,演员要是不降片酬,吴秀波和姚晨这样的组合,想都别想了。”一名制片人忿忿地说道,显然,他对业内预测200万一集的天花板价格其实不满意,但却又无能为力“反正大剧是看一部少一部了”。

面对“一剧两星”,全部业内都有一样的共识,制片人何静就曾表示,“一剧两星出来后,影视公司有点慌,以前动辄亿的投资,平均万一集,突然变成万一集的投入,肯定会影响质量。”

编剧束焕也直言,所有人都在做调剂,压缩演员片酬,拍摄基地剧组蒸发一大半,题材也在紧缩,目前只能写家庭伦理、抗日以及偶像剧。“一剧两星”公布后,正赶上郑晓龙导演《芈月传》开机的档口,他绝不避讳地表示,“‘政策’出来以后调整演员阵容和片酬是肯定的。”

Part2 卫视试水:1.5轮省钱又好播 周播剧鸡肋变鸡腿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焦虑过后,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去年十月的“秋推会”上,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提出了一个电视剧播出的新概念——1.5轮跟播。这让电视台和制片方都长呼了一口气。“这样性价比就高多了。”某二线卫视购剧人员小张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透露,在1.5轮跟播提出来之前,部门一直在为“一剧两星”的事发愁,“购剧的钱是增加了,但电视剧的价格也贵了1倍,想买大剧根本买不起,别说独播了。”但小张也有些发愁,1.5轮虽然性价比高,但效果到底怎样,还有待考证。再加上此前《新天龙八部》在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来了一场1.5轮的提前预演,结果却并不理想,这类播出形式到底是否靠谱,也画上了一个问号。

刚刚迈入2015年,《武媚娘传奇》在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来了一次1.5轮播出的试水。浙江卫视将大结局提早到开篇的播出方法,让人眼前一亮,“真没想到,这样的编排播出效果完全不输首轮。”不止小张,业内对这1播出方式都赞不绝口。紧接着安徽卫视又把1.5轮跟播的《何以笙箫默》放在了22点档,再次实现了一个突破。江苏卫视跟播央视的《于无声处》,平台的差异化也为卫视赢得了不俗的收视率。多次试水,让小张彻底放心了,“后面要播出的大剧中,我们打算也尝试一下1.5轮。”

小张还泄漏,除1.5轮,卫视也打算把周播剧场再启动起来,“几年前我们尝试过周播剧,但效果不好。去年《古剑奇谭》播得不错,我们也打算把周播剧场重新打造一下。”

1.5轮跟播很给力 二轮剧成香饽饽

如今被各大电视台争相使用的1.5轮跟播,其实就是两家卫视播出同一部电视剧,首播的卫视播出一部分内容后,跟播的卫视再继续播出。在大剧太贵,卫视资金有限,收视下滑的情况下,1.5轮跟播仿佛变得十分有必要,这样一来,对1.5轮播出的卫视来说,既能买到好剧,同时也省下了不少钱。

对播出过1.5轮剧的卫视来讲,开始尝到了些许甜头,虽然这种情势当初只是卫视为了摆脱不利局面的一次试水,但目前看来,效果确实不错。固然,并非什么剧都可以跟播,必须是有收视、有热度的大剧,1.5轮跟播后,才会给卫视带来影响力。

1.5轮确切便宜,但即便如此,目前跟播的,也都是财力雄厚的一二线卫视。那三四线卫视播什么?低成本电视剧?NO!他们更多的是在播出已经播出过的二轮大剧。

《何以笙箫默》、《锦绣缘》、《武媚娘传奇》等剧都是刚刚结束,紧接着就二轮播出,而去年热播的《一仆二主》、《红高粱》等剧至今仍有卫视选择在黄金档播出。别小看这些二轮剧,为了能抢到“独播”,各卫视也是打破头。

江西卫视副总监雷晴就曾直言,即使现在二轮的独播价格和以往首轮的价格差不多,但“必须要独播,这样的话我们在编排上可以有更多自由度,广告客户也很看好。”虽然曾有焦虑,但“一剧两星”不但催生了1.5轮跟播,同时也带火了精品剧的二轮播出。

周播剧走出“冷宫” 各卫视试水独播

2014年暑期,电视剧《古剑奇谭》异军突起,以周播的情势霸占了两个多月的电视荧屏,超过日播剧的收视率以及全的播放量,让半死不活的周播剧如逢春的枯树,也让正在为“一剧两星”如何播剧而发愁的卫视,看到了希望。

周播似乎也成为卫视打开前途的一个不错选择,湖南、东方等卫视均在周播之列。虽然《古剑奇谭》的热播给各大卫视打了一针强心剂,但在此之前,湖南卫视周播剧院开播四年的时间里,由于播出的电视剧收视、口碑均毫无作为,多次传出停播的消息,周播剧场一时间沦为鸡肋般的存在,其他卫视的周播剧场几近也都是清一色的“见光死”。

虽然周播剧院究竟能否起死回生还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古剑奇谭》的高收视、好口碑也让电视台看到了希望,似乎跌跌撞撞这么多年,周播剧院终于见到了曙光。

周播只是卫视应对“一剧两星”的策略之一,去年暑假期间,各卫视也来了一次大试水,纷纷推出独播剧。以往多播出4、5部电视剧的暑期档,数量一下增加到了9部,不但一线卫视,很多二、三线卫视也都开始选择独播。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剧两星”更像是“一剧一星”的缓冲,是卫视适应“一剧一星”的过渡期,而卫视此时选择独播,很多也是想提前验证下平台的独播实力。还有不少电视台已然开始计划独播+拼播的道路。在各卫视看来,加大独播量不仅是“一剧一星”的一次试水,也是卫视出于本身战略及长期发展而采取的一步措施。

Part3 应对有道:络小说改编荧屏“发芽” 22点档成卫视“新宠”

经过1.5轮和周播剧的试水,业内逐渐摸索出了一条应对之道,怎么播、播甚么、拍什么大家也都胸有成竹。如果在去年4月份提出这些疑问,从电视台到影视公司都一致地“摇头”,然后再丢出两个字“观望”。一样的问题放到现在,大家心中已经有了方向——络小说改编。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做,这是潮流。”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虽然在《古剑奇谭》之前,络小说改编热已经在电视圈“流行”了一段时间,但一直是不温不火,“其实这类火基本上就是‘一剧两星’之后开始的。”某影视公司工作人员回想称,“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拍什么,比较迷茫,正好《古剑奇谭》火了,再加上之前《甄嬛传》、《步步惊心》都是络小说改编的,大家就不谋而合选择这类剧了。”

她坦言,“一剧两星”凸显了络小说改编的优势,“你看,今年播得好的《何以笙箫默》、《锦绣缘》还有马上播出的《花千骨》肯定也不错,都是络小说改编的。”该工作人员对荧屏上已经播出和即将播出的络小说改编作品如数家珍。而她所在的影视公司也购买了几部络小说的版权,有的已开拍,有的正在筹备,她直言,现在电视台愿意买这类剧,“观众喜欢看,收视率也不会差。”

就连正在兴起的22点档,也到处都能看到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该工作人员并不意外,“收视好,价格又相对便宜,而且现在电视台越来越重视这个时间段,目前来看,这类剧肯定是。”

络小说改编“攻陷”荧屏 强IP受“待见”

2011年《甄嬛传》和《步步惊心》一炮而红,各大媒体都不吝给予大篇幅报道,络小说改编一时间也成为热门话题,更多的影视公司开始将触角伸向络文学。经过了三年的发酵,2014年,络小说改编如雨后春笋般到处发芽,而助推这股风潮更盛的,正是“一剧两星”。

由于政策出台,不少影视公司在电视剧制作上不敢“轻举妄动”,相比之下,络小说大众基础好,内容又大多是观众偏爱的类型,能为电视剧作品带来收视保障。有调查显示,在络小说读者中,有79.2%的人愿意观看小说改编而成的电视剧,对制片方来说,这样口碑、收视双丰收的好事,自然不能落人后。

而《何以笙箫默》、《风中奇缘》、《美丽缘》等剧的热播,更加让片方认定了络小说改编的可行性。据统计,仅2014年一年,就有114部络小说被购买影视版权,2015年受期待的10部剧中,9部都是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在“一剧两星”的滋润下,络小说改编正以惊人的速度努力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仅看《何以笙箫默》首轮播出后,1.5轮迅速跟进,而1.5轮播完后二轮又紧接着上马,就足以洞见这类作品的受宠程度了。

2015年是络小说全面爆发的一年,观众能叫得上名字的大剧、好剧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络小说改编,而这类强IP剧也将成为“一剧两星”元年的一大特点。

卫视玩转22点档 谁玩的HIGH谁吃香

22点档,虽然多年来一直存在,但它始终无法逃离“被忽略”的命运,而“一剧两星”之后,各卫视开始挖空心思搜罗各种资源,因而,这一“次黄金档”终究派上了用场。甚至比“黄金档”还好用,国产剧、引进剧、首轮剧、二轮剧、1.5轮剧等等,什么剧都可以播,怎样播都行。而且广告少,对观众来说,是个不错的福利。

谁能玩出花样,谁就是这1时段的“老大”,山东、安徽等卫视都加入了这一战场,除湖南卫视仍然延续《古剑奇谭》后的风格外,从目前的成绩单看,安徽卫视打造的《星光剧院》反响不错,在《何以笙箫默》以1.5轮之姿登陆这一时段后,又大打“差异牌”和“独播牌”,接连推出三部热播韩剧,让阿姨们都忍不住熬夜观看。

结语:

经过一年时间的洗礼,电视人从初面对“一剧两星”时的挣扎、煎熬,甚至是备受折磨,成长到现在的应对有道,这1过程中,有过迷茫,有过彷徨,但所幸暴风雨已然过去,现在的电视人,在“一剧两星”政策下生存得游刃有余。

只是,接下来电视圈的风会吹向哪边?“一剧一星”时刻又将何时到来?……下篇内容中,腾讯娱乐将请多位业内人士进行解答。

蜜月参加地震救援唐山小夫妻感情加深
唐山之:亚洲的海盐生产场在南堡
地震纪念墙查询系统方便百姓
分享到: